田溯宁:发挥5G变革中的资本力量与平台价值

宽带资本 2019-09-26 18:12:45

9月24日,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在北京宣布成立全球首个GSMA 5G创新与投资平台。宽带资本及旗下早中期投资平台晨山资本等12家机构作为联合创始成员单位共同出席发布会。

在「5G IN, ALL IN 5G」环节中,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与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、GSMA创新顾问沙跃家,就5G未来的发展方向、发展价值以及具体行动方式展开了精彩对谈。

image.png

▲?左起:GSMA大中华区总裁斯寒、GSMA创新顾问沙跃家、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

| 观点精选 |

??资本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。在上一轮IT创新过程中,包括互联网的成长过程中,资本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寻找5G变革的方向时值得借鉴。

??不同行业看起来是分割的,但是在大的变革中有非常多的联合机会,用什么样的组织形式,什么样的资本形式,都非常值得探讨。这时候中介机构就很重要。

??无论是资本还是平台,都有自己的历史,自己的习惯。想法要交流,人要彼此信任,有交流的机会,事情才能慢慢做成。

??在这个大的变革中,要充分发挥中介平台或者说中立平台的作用。去连接人、连接业务场景,聚集思想,分享成功与失败的经验。

以下为现场分享整理

01.

寻找5G变革的方向

5G带来的发展一方面让人很兴奋,但另一方面也让人很焦虑,这个变革的方向在什么地方?我最近花了很多时间看科技创新的历史,看看在历史上能不能找到一点答案做参考。

首先从投资角度来看,谈谈我的亲身经历,亚信是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高科技公司,投资我们的是英特尔。英特尔很早就认为投资是他们生态系统的一部分。我和丁健当时跟英特尔说,你们为什么投资亚信?他说希望投资之后你们用英特尔X86的软件。IT公司或者VC,在整个美国上一轮创新过程中扮演着非常积极的角色,所以今天看到几家运营商都把资本的旗帜举起来,我觉得这是非常正确的事情,而且有很多可借鉴的历史。

第二,要考虑我们这个平台到底要做什么?能做什么事情?在这场大变革的转型中,运营商不仅要提高自己在生态系统中的地位,更重要的是让自己成为生态系统中的领导者和建设者。

我举两个很有意思的例子,一个跟我的经历有关,我离开网通的时候,很多人找我做各种事情,其中有个headhunter让我去一家美国公司做独立董事,我挺感兴趣的,于是就去了和通信行业没有关系的公司——万事达卡,全世界第二大的信用卡公司。

我去的时候公司还没有上市,他们找我是因为我在网通做过上市。我去之后才知道这个公司的历史是怎么回事。当时支付业务出现之后,每个银行自己做支付系统都非常贵,于是他们就分了一下工,东海岸以花旗银行为主,做了一个Master Card,西海岸以美国银行为主,做了一个VISA Card,大家也不是股东,都叫consortium,就相当于联合会一样,然后制订标准。

在别的方面,银行业务是竞争的,但是在支付方面大家联合,结果万事达卡和VISA卡成为全球最大的支付平台。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,这些股东没有钱了,就逼着这两个公司上市,于是两家都上市了。股东不仅在平台上获得收益,而且资本收益也非常之高。

在这个变革中,我们在历史中能够学到在银行的大行业重组的过程中,一个新的支付技术出现的时候,每家做支付都非常困难,所以就搞了一个ATM和支付平台。这一点我们运营商也要借鉴一下。

我们再看更远的历史,也蛮有意思。无线电刚刚发明时,无线电技术在各个厂家手里,也不知道频率属于谁,是属于政府还是个人的,后来成立了一个公司叫RCA(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),是几家互相竞争的无线电技术公司成立的联合体,他们通过技术授权,建设了无线电的生态系统,包括制造商、运营商(CDS)以及广告的业务模式。这些公司发展和技术创新过程中的经验,可以供我们今天来借鉴。

第一,资本在IT创新过程中,包括互联网的成长过程中,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,这一块我们要去借鉴。

第二,不同行业看起来是分割的,但是在大的变革中有非常多的联合机会,用什么样的组织形式,什么样的资本形式,都非常值得探讨。这个时候中介机构就很重要。

GSMA 5G投资与创新平台,这个平台的名字很好,也应该起好中介作用。我们要连接人,把联通、电信、移动、中兴、华为都连接起来;我们要连接业务场景,探讨不同业务怎样能更好地连接;或者至少能把思想先聚集在一起,大家来分享成功经验和创业过程中的教训。希望加入这个平台后,我们的焦虑感能缓和一些。

02.

期待中国出现21世纪的「贝尔实验室」

中国出现21世纪的贝尔实验室,应该是我们所有通信技术行业从业者的梦想,我希望能参与和见证这个过程。移动当年的生态系统是不错的,12580还有音乐基地,如果顺利发展起来,移动生态系统会不会也延续到今天,至少跟QQ音乐能有所竞争?过去的运营商,我们有试尝做过一种平台,为什么没有做成?到底是什么原因?我也没有很好的结论。我想首先应该有一个场合我们共同交流,温故而知新。

第二个因素,人的连接很重要。我六七年之前投资过领英LinkedIn,雷德·霍夫曼(Reid Hoffman)在硅谷做得很成功,他也有一个基金。他到中国来之后,我和他交流,说你这个产品跟运营商应该很好地合作,我也有去安排见面,两边见完后就说算了。我后来发现,人与人之间,不同文化的交流也非常重要。无论是资本还是平台,都有自己的历史,自己的习惯。想法要交流,人要彼此信任,有交流的机会,事情才能慢慢做成。在这个大的变革中,要充分发挥中介平台或者说中立平台的作用。

我看新闻,美国说我们知识产权偷窃,我每次听完都很生气。但不能否认的是,我们今天大量的技术应用都受惠于贝尔实验室。我在想贝尔实验室为什么有那么多创新?其中一点,他们跟AT&T的关系很密切,AT&T很赚钱,有大量的研发给它,同时从网上带来需求,做的产品也能够在网上试用,非常有效率。今天,我们的创新企业如果想进到移动大网里,有各种各样复杂的过程,贝尔实验室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跟AT&T有恰当的关系和距离,才创造出我们今天通信界很多成果。

如果21世纪“中国梦”的一部分,就是把我们的创新跟全球分享,那在5G这么大的网络里,这种研发创新是什么?今天最有创新能力的人就是创业者,怎么把创业者和我们这三张大网连在一起,像贝尔实验室拿出来的东西马上就可以实验,根据实验结果指导立刻去修改,让周期变得非常快,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。当然,我们还是要关注于投资回报。往前看,也要脚踏实地。

03.

5G大幕拉开

我总体的感觉是,一个新的大幕正在张开。2019年很像1999年那个世纪之交,互联网大幕刚开始的时候。当时也很焦虑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起名字,有的叫因特网,也有的叫互联网,还有的笑说叫英特耐雄纳尔网算了,反正各种人连在一起和共产主义也差不多,都能感觉到脉搏在跳动。

今天,5G带来的万物连接的大幕刚刚开始。把不好脉的时候,我希望这个平台把我们聚到一起,交流思想,建立信任,最好再有资本的纽带。新时代的贝尔实验室也许就在路上。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